基金业协会1月12日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封堵了利用私募基金通道从事非标业务的渠道。对非标通道的监管逐步形成多部门协同推进的态势。

  私募资金的类信贷投资限制是关键

  《备案须知》指出私募基金回归本源,其投资不应是借贷活动,并明确了三大情形不属于私募基金范围:

  1、底层资产为民间借贷、民间融资、配资业务、小额理财、小额借贷、P2P/P2B、众筹、保理、担保、房地产开发、交易平台等借贷性质的资产或其收益权。

  2、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方式直接或间接从事借贷活动的。

  3、通过特殊目的载体、投资类企业等方式变相从事上述活动的。

  “其他类”私募基金目前存量1.72万亿

  目前私募基金分为三类: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其他私募投资基金。其中“其他私募投资基金”是从事/变相从事借贷活动的载体,2017年底余额共计17232亿元,涉及产品5737只,涉及管理人779家。

  非标监管多部门协同推进

  由于非标投放的实现依赖多头参与,因此在非标监管上也存在多方协同。银监会《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彻底否定了委托贷款业务的非标通道功能。

  证监会机构部禁止券商集合资管和基金子公司一对多专户投信托贷款。

  而此次基金业协会的《备案须知》则补上了“私募基金”这一领域的监管。

  影响:债市信用利差扩大,对银行盈利影响中性

  数据非标业务回表内、回信贷是大势所趋。当非信贷渠道被大幅收窄后,业绩等基本面有差异的企业,在未来的融资条件上将显著分化。

  对债市来说,非标监管的收紧将使得融资条件较差的发行人在贷款、债券等替代性融资上被迫支付更高利率,意味着信用利差的扩大。同时,金融体系资金供给能力的下降,有可能使长端利率进一步上升。对银行来说,虽然非标投资面临收缩,但一方面非标业务回信贷也会创造相应信贷业务利润,另一方面信用利差的扩大有利于息差提升,因而整体上看对银行盈利并非利空。

  投资建议

  看好股份行中不良贷款确认程度较高的光大银行,关注浦发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继续推荐基本面向好的大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

  风险提示

  经济超预期下行导致资产质量大幅恶化;政策出现重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