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具有金额大、成本低、稳定性高等特点,是银行业金融机构重要的存款来源。当前,个别银行为获取公款存款,采用利益输送等不正当竞争手段,破坏廉洁从业风气和公平、有序的金融市场环境。

  6月26日,银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吸收公款存款行为的通知》银监发〔2017〕30号(以下简称“30号文”),针对银行业在吸收公款存款中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规范。

  针对吸收公款存款中存在的利益输送,银监会也明令禁止。“不得向公款存放主体相关负责人员赠送现金、有价证券与实物等;不得通过安排公款存放主体相关负责人员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和其他直接利益相关人员就业、升职,或向上述人员发放奖酬等方式进行利益输送”。

  银监会还要求银行业强化吸收公款存款行为的审计监督,对违规问题严格问责和整改。对此,某银行审计部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款存款的竞争一直都很激烈,而且只要存款单位负责人个人不受贿,单位的行为很难界定,都会有很多办法进行规避。比如一家医院,银行投入资源共建一个系统,这样的方式是否认定为利益输送?”

  银行争抢的“香饽饽”

  所谓的公款就是指财政专户资金、预算单位银行账户资金和国有企事业单位银行账户资金。这是银行业的稳定存款大户,往往是各家银行必争的“香饽饽”。

  “这类客户无论对哪家银行来说都是存款大户,资金量上亿甚至几十亿,拉到一户,一个支行甚至分行的业绩都不愁完不成。但这些客户也不是一般人能拉到的。”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如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当然,有权决定巨额资金存放的财政部门及企事业单位负责人自然也就成了各家银行竞相追捧的对象,其中也不乏行贿受贿的权钱交易。

  比如,2015年安徽省高速公路控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安徽幸运国际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李洁之因犯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在李洁之任高速公路控股集团财务处处长、副总经理等职务期间,利用管理资金、管理存贷款等金融业务的职务便利,收10余家银行高管送来现金、金条、手机等。

  此外,还有山东省财政厅监督检查局原副局长李福禄,于2003年至2010年间,利用职务之便,帮助齐鲁银行刘济源拉存款达8亿余元,其间李福禄多次以他人借款、注册公司等名义收受刘济源送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币总计3135万元。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针对公款存款争夺中的种种乱象,银监会此次出台的“30号文”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明确规定吸收公款存款的具体形式、费用标准和管理流程,加强相关费用支出的财务管理。并完善薪酬管理制度,改进绩效考评体系,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市场份额或排名等指标。

  前述银行审计部人士也表示,“钱存在哪家银行,弹性操作的空间很大,如果银行关系维护不好,客户就以服务不到位等理由把钱转到别的银行了。很多激励机制比较灵活的中小银行,客户经理实行包干制,自己掏钱送给客户负责人的都有。”